中国打传防骗网欢迎您 QQ:523243280 微信:523243280


重庆打传防骗网 > 投诉举报 >

爱尔眼科频现广告违规 陈邦依赖并购的路还能走多远?


作者:打传防骗网    2019-08-19 16:13:23   点击量:201


导语:整体来看,爱尔眼科这几年业绩都在稳步增长,但并非依靠内生驱动,主要来自频繁并购;同时,并购带来的筹资压力及商誉风险也在增长。 上世纪八十年代,朦胧派诗人顾城以
导语:整体来看,爱尔眼科这几年业绩都在稳步增长,但并非依靠内生驱动,主要来自频繁并购;同时,并购带来的筹资压力及商誉风险也在增长。

 

上世纪八十年代,朦胧派诗人顾城以一首《一代人》震惊文坛,其中,那句脍炙人口的名句“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写出无数青年男女的心声,“即便夜再黑,我也有向往光明的勇气”。
那时候,人们寻找光明的器官大都很健硕,近视远没有现在严重。
可惜随着经济飞速发展,在巨大的学业压力,及各色各样的移动设备影响下,视觉疾患已成普遍现象,并且低龄化趋势越发严重。
爱尔眼科在这种情势下诞生,依靠并购攻城掠池,迅速发展。而随着规模不断扩大,问题也来了,频频爆出的广告违规引发市场关注。
爱尔眼科频现广告违规
5月8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2019年第一批典型虚假违法广告案件。其中,爱尔眼科旗下河南许昌爱尔眼科医院发布违法广告被罚10万元。
通报内容显示,河南许昌爱尔眼科医院发布含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持枪行进动态画面、“激光近视手术是国家军检认可,国家体委、军委、教委等五部联合下文,通过准分子激光矫正近视后,可以参加各类考试和当兵”,“爱尔眼科集团角膜库,手术成功率90%左右”等内容的医疗广告,违反了《广告法》相关规定。
实际上,这已不是爱尔眼科第一次因广告违规遭处罚。

 

2018年3月,清远爱尔眼科违规发布未经审查的医疗广告,被处罚;
2017年12月,河南许昌爱尔眼科医院因虚假宣传被许昌市工商局魏都分局罚款3万元;
2015年8月,武汉爱尔因虚构原价被处罚;
2014年2月,黑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公布虚假违法广告显示,爱尔眼科医疗广告因利用患者、卫生技术人员形象作为证明,误导消费者,严重违反广告法律、法规规定被列入“黑龙江省省城媒体涉嫌严重违法广告名单”。
不过,对陈邦来收,这些罚款可能都不算事儿,毕竟,借着行业“东风”和爱尔眼科这些年靠并购提升的业绩,陈邦身价早已不同寻常。
借“东风”,陈邦成亿万富豪
2018年10月25日,陈邦以317.4亿元财富排名《2018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43位,相较2017年,财富增长116.8亿元,排名新近了50位。
纵观陈邦的发迹史,正如他所说,“一个企业的成长,需与国家和时代的发展大势相吻合,掌舵者需要顺流扬帆,才能百舸争流”。
上世纪90年代末,国家推动医疗体制改革,允许民间资本进入此前门槛较高的医疗领域。抓住机会的陈邦就此杀入医疗行业,与长沙市第三医院合作,在公立医院内成立了白内障治疗中心。

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

然而好景不长,因为国家大力整顿公立医院中的“院中院”,陈邦只得从公立医院搬出来,另谋出路。
2001年,陈邦筹建了自己的首家眼科医院——爱尔眼科,并以连锁形势在各地迅速“燎原”。但碍于民营医院前期投入太大,缺少融资渠道是摆在陈邦面前的一座大山。
2004年左右,陈邦开始谋划上市。此时,眼科医疗在国内已经成为热门专业,爱尔眼科得益于早期积累的红利,乘着行业“东风”,风头直逼北京同仁医院和中山大学眼科医院等公里医院,很快成为行业翘楚。
2009年10月,爱尔眼科终于登陆创业板,一场造富神话由此上演。
随着股价飙升,陈邦以其绝对控股地位变成了令众人炫目的亿万富豪,爱尔眼科业绩呈快速增长,2009年至2018年营收增长近13倍,净利润增长了10.4倍左右。
不过,在其背后,更多是靠并购驱动,筹资压力及商誉风险不可忽视。
疯狂并购,不可忽视的风险
爱尔眼科的发展史是一部并购史,通过收购各地眼科医院壮大规模,已成为爱尔发展的主要手段。
截至2019年,爱尔眼科拥有380家专业眼科医院,业务范围覆盖全国30个省市区,及美国、欧洲和中国香港。
仅2018年,爱尔眼科就收购十多家公司少数股权。

图源:爱尔眼科2018年年报

2017年,爱尔眼科大手笔将美国AW Healthcare Management ,西班牙Clínica Baviera,S.A.两家知名眼科中心收入囊中。
2015年底,以1.82亿港币收购Asia Medicare Group Limited(亚洲医疗集团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收购让爱尔眼科加速成长的同时,也让其背上了沉重的负担。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底,爱尔眼科商誉已达20.62亿元,较2009年增长超400倍,占总资产比例为22.5%,主要系2017年后形成,还有无形资产5.1亿元。
巨额商誉意味着暗藏减值风险,好比埋下了一个雷。增加的无形资产也不省心,往后每年摊销都会摊薄利润,相当于提前给公司业绩做减法。
此外,并购带来的筹资压力也给爱尔眼科增加了不少负重。
2015年起,爱尔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开始不能覆盖投资现金流量净额,并且差额逐年加大,2017年缺口达到最大值-13.7亿元,说明爱尔由于大量并购带来的资金压力正在加大,已经不能通过自给自足实现,必须借助筹资输血才能维持正常运营;同时,公司财报也显示,2018年爱尔眼科定增募资17亿元,金额较当年IPO募资增加近一倍。
虎符财经注意到,虽然业绩和股价表现优异,但网上流传的对爱尔眼科的负面评价亦不少,比如知乎上就有网友认为医生不专业, 商业气息太重。

 

快速奔跑的爱尔眼科,野心之大,众人皆知,但能否持续值得商榷,而作为一家医院,在赚钱之外还有一些需要考虑的东西。

限售解禁还剩半年宣亚国际业绩变脸下降400%:踩雷斐讯近600万、收购百度核心代理商、3000万布局区块链欲翻盘

8月14日晚间,宣亚国际(SZ300612)发布半年报。财务数据显示,其上半年营收1.28亿元,同比下降27.33%;净利润亏损866.24万元,同比下降432.95%;扣非净利润亏损866.71万元,同比下降773.68%。

 

 

财报称,净利润大幅下降系受项目总体收入减少、坏账准备计提金额增加等影响。从股价来看,8月14日一字涨停的宣亚国际,15日股价即下跌。截至15日收盘报19.4元,下跌3.24%,总市值31.43亿。

 

除营收净利均出现大幅下滑外,半年报中还披露了四则诉讼情况,其中三则所涉公司均为斐讯关联公司,所涉金额总计581.1万元。

 

 

半年报披露,上述三则诉讼所涉公司分别为上海斐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康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斐赛克斯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其中,斐赛克斯为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斐阅、上海康斐股权穿透后均出现顾国平等斐讯关联方。

 

7月5日,上海康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因未按规定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上海市普陀区市场监管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同时,上述三家公司均关联多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及被执行人信息。

 

斐讯此前以“0元购”模式合作联璧金融、华夏万家等平台,卷入暴雷事件。去年6月及10月,联璧金融、华夏万家分别被警方立案。今年5月,顾国平、侬锦等人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由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补充侦查终结,移送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此外,报告期内宣亚国际投资收益亏损371.81万元,同比下降4110.45%。财报称,变动原因系报告期对威维体育、链极科技和RMDS的投资收益减少所致。其中,链极科技为宣亚国际在区块链方面的布局。

 

去年5月,宣亚国际发布公告称,拟联合链极科技共同设立宣亚国际区块链实验室,共同对区块链技术在整合营销领域的应用及商业价值创新进行深度开发。此外,公司与链极科技及其股东签署《投资协议》,宣亚国际拟以自有资金3000万元对链极科技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将持有链极科技30%的股权。

 

半年报显示,目前链极科技仍处于研发投入阶段。报告期内,链极科技先后完成对澳洲安格斯牛排、吉林森工板材等溯源项目的研发投入和实施落地,预计下半年完成对应项目的营业收入确认。 

 

官网介绍称, 链极科技成立于2017年,是一家专业智能大数据与区块链技术服务商,主要专注于提供金融行业(包括银行、证券、保险等领域)与实体行业(包含食品、药品、物流等)的区块链技术服务方案咨询及方案落地。

 

半年报业绩大幅下跌,宣亚国际同日发布公告称拟收购致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93.9615%股权。今年3月,宣亚曾以3000万元资金对致维科技进行增值,取得标的4.1209%股权。据公告,致维科技此次重组估值7.28亿元,相较于2018年末净资产增值逾5倍。

 

官网介绍显示,致维科技为一家智能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多位核心高管均来自百度。致维科技CEO刘伟为百度营销咨询部创始人,历任百度搜索引擎营销部、大客户销售部、营销咨询部,糯米产品与用户运营总经理。VP郑佳珣、华北营销总经理栾一闻、华东营销总经理杨琨也均来自于百度营销咨询部。据致维科技官网,其为百度五星级核心代理商。

 

查询发现,宣亚国际股东北京宣亚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橙色动力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北京伟岸仲合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北京金凤银凰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所持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2020年2月14日解禁,涉及解禁数量共计1.15亿股。

 

广西57名“资本运作”传销“老总”及骨干分别被批捕起诉

日前,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田海燕、叶满兰、何宁芳、何志敏、何明敏、何芳、兰玉玲、周四龙、徐碧薇、曹礼、范海春、饶伟、黄建光批准逮捕。

 

传销书籍

 

经审查,田海燕、叶满兰等13人,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方式壮大以“资本运作”为名的传销组织,并对参与人员按照“五级三晋制”进行管理,并从中获取非法利益。田海燕、叶满兰、何宁芳、何志敏、何明敏、何芳、兰玉玲、周四龙、徐碧薇、曹礼、范海春、饶伟、黄建光在该传销组织中均是老总级别。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日前,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吴小会、李国林、林高峰批准逮捕。经审查,吴小会、李国林、林高峰加入以“资本运作”为名的传销组织后,积极参与该组织各类活动,发展下线,并管理内部人员。吴小会、李国林、林高峰在该传销组织均是老总级别。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日前,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李相如、赵文强、张黎琳、何胜利批准逮捕。经审查,李相如、赵文强、张黎琳、何胜利通过拉人头方式发展下线,壮大传销组织已达三层,参与人员达30人以上。李相如、赵文强、何胜利在该传销组织中均是老总级别;张黎琳是经理级别并担任传销组织的申购总管。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日前,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丁木前、孔超等35名被告人提起公诉。经审查,丁木前、孔超等35名被告人先后来到南宁市良庆区参与以交钱申购份额的“消费投资”(又叫“资本运作”)传销组织,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形成上下层传销网络关系,要求下线交钱申购份额,并依照层级网络排位,级别和发展下线的数量来获取非法收益的方式进行传销活动。

 

该传销组织从2013年至2018年间发展极其迅速,根据该组织下线的银行账户交易流水清单及查扣的网络层级图,该传销组织体系发展的下线人员达1000多人,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近日,防城港市港口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牟妮萍、赵宇辰、吴迪提起公诉。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牟妮萍、赵宇辰组织、领导以“资本运作”为名,要求参与者缴纳加盟费获得加入资格,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与,骗取财物,扰乱经济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吴迪在该传销活动中承担管理、协调职责,也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鉴骗提醒,“天上不会掉馅饼,传销的本质是“庞氏骗局”。庞氏骗局很简单,就是拆东墙补西墙,收益来源来自于后来的人交的入门费,一旦这个资金链断裂,就可能导致模式崩盘。其实目的还是骗取钱财,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骗取入门费为最终目的。

 

江苏一老师化身推销员推销美乐家产品 家长为何敢怒不敢言?

暑期来临,中小学生们放下书包,开始了自己愉快的假期。而与此同时,江苏盐城市射阳县解放路小学四年级的家长们也暗暗松了口气,因为在过去的一年里,孩子班级的数学老师吴某用尽各种方式,要求学生家长购买其“重点推荐宣传”的美乐家旗下的各类保健品、食品、洗化用品等。对此,家长们叫苦不迭。7月3日,射阳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接到市教育局转办的家长投诉,责成解放路小学对事件进行调查。

 

 

回顾媒体报道,教师向学生、家长推销产品的案例不算孤例,其宣传套路更是五花八门,弄得不少家长掏了腰包还得陪出笑脸,深恐得罪了任课老师尤其是班主任。于是乎,网上便出现了“老师总向家长推销商品怎么办”“小学向家长推销商品,家长该如何应对”之类的“葵花宝典”,为左右为难的家长们指点迷津。

 

对中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而言,套用一句流行用语表达,老师那可是自带流量的“大V”,他们在讲台上口吐莲花,说某某产品如何了得,或在微信群里“引领消费”,为人父母者,谁敢斗胆不给面子?万一,惹得某老师心存不快,冷落自家孩子甚至给点“小鞋”穿,岂不因小失大?

 

 

然而,整个事件最大的危害,或者说最值得警惕的地方,也恰恰在于老师和家长之间这种微妙的关系。换句话说,在这层关系中,老师是掌握着主动权,处于强势地位的,而家长则处于被动地位,所以才会“敢怒不敢言”。然而,不管最后家长们是一直默默忍受,还是像新闻中个别家长一样,最终在家校微信中直接质问老师,从老师以教师的是身份向学生和家长推销各种产品的那刻起,就已经违背了教师的职责,违反了国家的相关规定,同时也损害了整个教师群体的形象。

 

从报道来看,吴某算得上一位推销直销产品的“精英”。有家长反映,孩子回家后经常说,吴老师讲了这个月出了某某新品,吃了对考试好,对智力好,某款产品吃了不感冒,云云。而这些产品往往价格不菲,一瓶饮料都要三四百元。另据家长统计,该班可能有近30名学生在吴某处购买了产品。每个家庭付出的金额少则数百,多则几千。然而,当学校在涉事班级随机抽取8名学生进行调查时,学生们却异口同声地说吴老师并未向他们及其家长推销过直销产品。敢怒而不敢言到了这种田地,足见教数学的吴某人脑瓜子“灵光”到了何等程度。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一直被尊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立德树人应为起码遵循。在某种意义上,教师手握管理、服务学生与家长的公共权力。如何公平公正地行使这一权力,与人们常说的师德师风密切相关。现实中的吴老师们利用与学生、家长的“从属”关系,或明或暗地推销某些产品,从中牟取经济利益,明显有违职业道德,也突破了从业底线,更难避以权谋私之嫌。

 

两年前,曾有网友在某顶级网站留言:现在家长对教育的期望很高,都想得到优质的教育,但一些老师做微商的行为与教书育人的要求相去甚远。希望教育部门出硬招、实招,规范老师的教学行为。

 

但让人纠结的是,一些地方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对这一现象的整治,几乎长期缺乏法治化的制度安排,有的止于印发几纸红头文件,根本不足以让那些利用职务之便,巧妙盘剥学生及其家长的教师“金盆洗手”。

 

我国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十七条明确规定,在职教师不得被招募为直销员。尽管新闻中的老师可能不是直销员而仅仅就是一般的微商,但不管是国家教育部还是地方教育部门,都有专门的规章制度,严禁老师向学生和家长推销任何商品。所以这名教师的做法,明显已经违规了。而在接到家长的投诉以后,这所学校仅仅找了几个孩子问了问,就得出老师没有向学生以及家长推销商品,只是在朋友全展示的结论来,难免给人以“护犊子”的嫌疑,同样经不起推敲。

 

教书育人是一份崇高的职业。教师向学生、家长推销产品不仅有辱斯文,关键在于有可能将本当纯洁的师生之谊,异化为庸俗的金钱关系,进而危及教育尊严,而由此造成的后患则难以想象。因此,无论从哪个层面分析,都应该将其划为不可逾越的一大“禁区”。

 

文章来源:虎符财经、互联网金融电讯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