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打传防骗网欢迎您 QQ:523243280 微信:523243280


重庆打传防骗网_重庆反传销网 > 南派传销 >

别了,传销天堂,2008-2021年广西传销历史纪要


作者:打传防骗网    2021-04-21 14:44:03   点击量:64


如果有人告诉你只要花9975元买一部手机,购买手机后可享受每月分红,最高每个月可以分到35万元,你会不会心动呢? 近日,中新观察注意到有人在宣传一款不戴专用眼镜就能看到非常

当这一切的一切消失在历史中,消失在网络中,人们可能无法想象2008年广西传销的疯狂。

 

曾几何时,广西很多城市区域大街上说普通话的人,九成以上是传销人员;

 

曾几何时,广西地摊上最主要的书籍,是各种传销工具书;

 

曾几何时,每一个市县中心广场每天都有传销人上千人的自发聚会;

 

曾几何时,举报传销时会听到“看懂就留下、没看懂就回家”;

 

曾几何时,重灾区餐饮里到处都着张贴“传销口号”的传销饭店,看见几十个普通话口音聚会吃饭几乎百分百就是传销团伙聚餐,马路上两三人空手正装的行人一看就是传销分子

 

曾几何时,进出广西的飞机火车大巴里都能遇到传销“同行”的攀谈,最著名的传销专列绿皮火车1562、2413、1473,上车三句话黑话就能搭上朋友互留电话;

 

曾几何时,媒体记者们去广西随便找个广场溜达下,都能来一篇“广西传销内幕报道”,以至于读者对传销内幕两个字完全无感;

 

曾几何时,在广西传销里卧底,能遇到和shi委书记一起打球的传销人,通过社招当上副局长副主任的传销人,通过正常投资和shi领导一起吃饭喝茶的传销人,一个月五千至十万各种奇葩保护费的“真体系”;

 

曾几何时,我去反洗脑的对象,学历高至海龟博士,硕士学士学历的不计其数,甚至各种大学讲师教授,高至山大经济学院院长,退休前官位高至地级市副市长、县长不少见,退休局长更是多如牛毛,年龄高至小三界毕业生,身价高至2亿的房地产老板,确实是能人辈出;

 

曾几何时,网络上反对传销与参与传销的双方,每天都在互撕“论点“,天涯论坛里几千万点击的《肆无忌惮的南年传销》,无数人围观小软(软中华不离手)时被其气得吐血;

 

曾几何时,我用南传总控的名义祸乱传销团伙,因此Q群和博客享受7X24的关照,删帖时效最快在发文后十分钟,贴吧发我的博客链接半小时后ID永禁;

 

曾几何时,卧底传销简直就是我的一种乐趣,最多时一次在路海大酒店见近百个传销老总,而且其中三十多个还知道我身份,一排排站起来挨个握手,这种打入敌人内部还游刃有余的经历太恶趣味,以至于有JC冒充传销人来摸我的底。

 

还有很多曾几何时,有些沉重的无法提起,有些黑暗的让人崩溃,有些每次回想都会热血激荡,有些一旦想起就会无比愤怒,在成熟后不断反思学会理解和辩证,学会包容和放下,很多问题通过学习找到答案,很多愤怒如今都可以一笑了之。十三年来得到也太多,承受的太多,失去的太多,唯一庆幸的是,终究是屠了龙的我,至今尚未变成恶龙。

 

十三年后,这些都从现实,变成了历史......

 

细数这些曾几何时,与当年的盛况空前相比,现在的广西传销简直就是完全不值一提,可即便摘掉传销天堂的帽子,现状下广西传销依旧还会有的

 

2013年后因为来宾打传效果,一直想约媒体去回访调查,可惜没见一个愿意付诸行动,媒体为了流量不愿意”洗地“,哪怕这个洗地是没有引号的,是真实的。在这个社会负面角度谈论地方政府的纠错,对媒体来说似乎是有违民意一般的禁忌,脱帽这事儿估计只有我这只不识趣的乌鸦了。

 

“广西传销”这个关键词,早就从我大脑里彻底删除现在关注广西米粉远比广西传销要多的多至于所谓黑幕黑料,几乎广西的每个犄角旮旯我都有一手调查的经历,几个G的素材2015年就格式化了,务实于结果,学会不纠结过程。

 

天堂的帽子是肯定可以摘掉的,但传销依旧会存在。

 

同时,历史需要记忆,需要反思,需要警醒,不能忘记。

 

广西传销全盘重点历史纪要:

 

1998年传销一刀切,大量传销企业关闭后,凝聚力极强的传销团队无法有效遣散,以北海、南宁、桂林、玉林为根据地不断吸纳南方各省份传销团伙聚集,形成所谓的“自愿连锁销售”行业,把摇摆机传销里的产品从摇摆机更换为四件套八件套,继续运作五级三晋制传销模式。

 

2003年前后,南派3800传销基本一统广西,公司名目多不胜数,最终“深圳文斌贸易有限公司“团伙在来宾做大,”华源“在玉林做大,从业份额从3份5份7份等,逐步“规范”到11份和10份,即入门费36800、33500。

 

2005年,禁止传销条例颁布。

 

2007年,21份出现,臭名昭著的21份缴纳69800两年出局赚1040万,玉林传销迁移至北海南宁,曾培淦丁耀华出现,来宾传销开始全面扩散(南宁仙葫和大沙田、桂林临桂及八里街,都是原本就有,外来流窜团伙合并后扩大。5433的四代出局制开始全面变为555的三代出局制。

 

2008年,连锁销售名目改为资本运作,歪理邪说中最后一环“宏观调控”完善了传销悖论的闭环,而且从北海开始通过互联网传遍全国所有的传销团伙。

 

2008年5月,央视曝光307传销大案“老总复制的秘密”,镜头里曾经闪现出“总裁的复制”,11月1日焦点访谈再爆307案,年底南方周末的“两百万广西传销大本营”刷屏,这是易铁第一次接触媒体。

 

2009年,通过调查基本梳理清楚传销利益链条的表层,发文后不久广西正面面对问题,7月1日首次承认个别区域利用传销拉动经济,成立全国第一支打传队,开始了猎狼行动;同时全国背景下,工商总局发起了全国“百日打传”行动,整个舆论环境焕然一新,全盘局面被扭转,这是转折点。

 

2009-2010年,北海抓捕《北部湾集结号》作者,抓捕幸福的港湾背景环北文化骆焗(网资传销始作俑者),南宁抓捕何道胜,桂林查了一朵云(传销书籍淘宝店);

 

南宁北海的大新疆体系(及宁夏银川体系)、大山东体系(青岛临沂)、大贵州体系(北海福贵体系)、大北京体系、大东北体系、上海路大内蒙体系(副厅长嘎斯)、在此期间段大盘瓦解,百日打传一次性打断了这些数万人超大型团伙的脊梁骨(广西华源、龚韩体系、罗通体系);

 

2010年期间南宁66份88份108份以上体系(琅东浙江温州体系、西乡塘湖南衡阳体系、西大西门东北朝鲜族体系一年左右基本全盘瓦解,江西体系后两年瓦解);宾阳传销当年被彻底打垮一年内基本消失。

 

2011年,央视来宾传销调查,再次将广西传销推向舆论热点,我也不歇气儿的跟了三个月,地方政府全员动员历时近半年基本清除,当时广西其余城市充斥着流窜来的来宾传销人员,一年后再也没有收到过来宾传销的咨询信息,传销绝迹后当地房租为代表的传销利益链全面坍塌,一切归于平静。

 

2012年-2014年,南宁高压打击事态下,大沙田湖北体系(阳光新城周边)、山东枣庄体系、浙江体系(客运站周边)逐年下降,基本被打散;仙湖天池山周边湖南永州邵阳体系、普罗旺斯恒大新城的也被打跑,搬家至贵阳,迁移路线南宁-贵阳-成都-南昌合肥-南京芜湖。(这是湖南体系的万里传征之路,回头有空单列一篇好好讲讲湖南的故事)

 

2012年-2017年,北海大型超大型体系中,香槟郡川渝体系(含璧山体系退休政法委书记李某及璧山电视台一众)被重点打击,山东潍坊体系(市局旁东峰广场的宏光体系)被我搅局后拉跨;直至2018年发文《猜猜有多少大学生?北海传销山西体系两千人名单》后,北海警方立即行动且灭绝山西体系,从此广西大型传销团伙彻底灭绝。残余团伙在防城港和北海之间来回搬家,看2021年防城港的新闻也可以安心了。(现阶段未察觉到有超过千人的团伙,判断标准为团伙统一财务,而非所谓合作体系的拼凑团伙)

 

2009年开始住桂林,市区零散分布着大量的21份小团伙,临桂是10份团伙的全国第一,灵川八里街则是历史悠久的11份,全是零散的一代出局制。2010年后市区开始大规模打击清理,庞大的甘肃体系浙江体系河南体系已经基本绝迹,灵川这两三年也因打击力度消失,唯独临桂的传销永远不死,兴安的42份也嚣张了两年。

 

2010年到2017年,贵港港宝街国际新城区域21份,基本消失。岑溪时代新城区域基本消失,宜州百色钦州东兴基本消失,玉林北流10份稍晚一点,也基本消失。

 

广场、规划馆、公园等传销聚集地,越来越少,去年去南宁金湖广场还是看到了十几个人,其余地点没怎么关注,此类现象基本销声匿迹。

 

2009至2015年,寄生于传销人群之外的其他传销类型,在广西各地大量收编传销难民,一时之间全国传销开盘都要来南宁北海开个招商会,风起云涌暗流激荡,好的现象是地方政府被提醒后及时遏制这种势头,2016年后这种现象基本消失,南宁本地的网络传销也基本上看不到传销难民大量平移踪迹,这也意味着本地传销难民要么被转化要么已经撤离,腐朽的传销生存土壤终于得到了清理,城市风气焕然一新。

 

巨大的社会成本,巨大的代价

 

自2009年全广西开打后,百万级人次传销团伙四处扩散祸乱全国,制造出一个又一个传销重灾区城市,合肥、南昌、武汉、贵阳、长沙、南京,几乎都是广西传销外流扩散而来。一个团伙打一次变成十个,只要中间任何一个城市稍有懈怠,一年左右时间就会变成一百个,一旦放水养鱼则立刻爆炸性发展(当年合肥就是广西的2.0版),原地复活还带着一窝老鼠仔,这种耗时耗力的被动打击,全局来看简直就是推广传销。

 

基于北海环北文化演变而来的网资传销,在全国范围内点爆两次舆论高潮,参与者最高时达到四千万人次,而这两次高潮启蒙了整个国内犯罪暗网,为以后诈骗传销上网打开一个全新世界。(直销企业隆力奇收编网资成立的空降体系,简直就是一个人渣集中营,后来又有圆爱系统一直和异地传销暧昧不清)

 

广西本地梅花会骗局,与南宁传销东北体系传销难民混杂后,演变出望风披靡的民族大业,短短一年就席卷全国,如今演变为资产解冻类泛滥性诈骗,究其原因无非是一直没有足够力度的宣传来正面破解“宏观调控”这个最经典歪理邪说。(云数贸也是利用广西传销难民这个心理后门跑国外再骗一次

 

2009年至2010年,各大直销企业打着拯救难民的旗号来广西收割,大量的传销经验被传播至直销,甚至很多直销系统领导仔细一看,都是传销背景出身,流毒甚深

 

永远不死的广西传销

 

现状下,南宁北海常态性的存在的零散传销团伙,因为法律问题无法完全杜绝,很多小团伙连老总都跑路只有三五个人凑合着骗人,很多传销难民有找工作,但工作闲暇依旧会各种邀约欺骗,来人就骗一笔,没人继续打工。而一旦骗来人就赚五万零八,几个人转身马上分掉,这种脱胎于传销演变出来的兼职式的洗脑诈骗,已经完全游离于法律之外,团伙不超过三十人(有地方规定是15人),简直就合法抢钱一样。

 

总之,只要1040传销不修改定性为诈骗,广西1040将变成永远的1040,永远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对应在基层执法,强迫他们绞尽脑汁的违反程序定罪传销(最常见是拼凑30个下线),一个法律法规让执法者违反程序、却对犯法者“宽宏大量”,这难道不是问题的直观表现吗。基层警察疲于奔命大量的警力消耗在其中,甚至还有网警直接找我帮忙删帖,“那XX你认识吗,能再发我们这儿传销基层已经忙到虚脱了

 

换个角度来看,《禁止传销条例》第一条:为了防止欺诈,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保持社会稳定,制定本条例。

 

 

空口白牙的1040完全一个标准的洗脑诈骗,公司场地产品完全三无,凭什么和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挂钩,那一条那一款对的上这个前提,凭什么要定罪传销,我们还要嘲笑多少次这个条款,才能终结这种波及无数家庭的悲剧。

 

我们的社会为了1040传销,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太不值了。广西若要彻底终结1040,只能提请修改定性这一条路了,别无他途。

 

 

愿永远不会有下一个传销天堂,唉,可惜啊......

 

下篇预告:中国线下传销的天堂(与广西彻底无关、与异地传销无关)

转载请注明出处。